揭鸭仔服务全过程:曾和728个女人发生过关系 娱乐频道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济南大学教务管理系统_济南大学网上教管_济南大学教务处慈溪中学
阅读模式

在我22年的生命长河中,曾经和728个女人发生过性关系,而这一切是在4年间发生的。也许你们会不相信,也许你们会问为什么,但我要告诉你,我是一个男妓,也就是大家口中的“ 鸭子 ”。

现在我的身体状况很不好,已经不能再上班了,4年纵欲的经历虽然让我赚的钱足够下辈子生活,但同时也要我以付出健康为代价。

我不是在写小说,这几年我迷茫过,痛苦过,无数次想过放弃这份职业,找一份安安稳稳的工作,可是我除了一张长得好看的面孔和还算强壮的身材之外一无长物,经历过那种糜烂和放荡,真的很难再过朝九晚五,一月拿着几百元工资的生活。于是迷茫时我就安慰自己,等我赚够了钱,我就离开这个城市,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从头开始。这个愿望就要实现了,我写下我的经历,算是对过去的告别仪式吧。

我生在城市里,父母都是工薪阶层,家里我是独子,并不存在生活所迫的情况,之所以走上这条路,完全是因为一些阴差阳错的原因。

由于我怕熟人看见,所以请原谅我不详细叙述具体的一些情况。我进初中时成绩很好,中考时我是全校第一个交卷子的,就这样我上了一个在我们那个城市里还算不错的学校,由于我长的好看,成绩又好,所以老师和同学都很喜欢我,小女孩们更是对我青睐有加,父母自然也是对我有求必应。那个时候,未来对于我来说,就是考重点高中,名牌大学,然后过舒服的生活。

我上初二时,迪吧开始在我们那个小城市兴起,几乎全城热爱玩乐的年轻人都时常聚集在一个叫作“野猫”的地方。那里面很乱,经常打架,人高马大的保安手拿警棍一刻不离地把守在各个角落,另外还有K粉的、性交易的……。我那比我大3岁的表哥告诉我这些东西时,我天真的脑袋里第一个感觉是惊奇,我不知道什么叫作“迪吧”,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这种人和事,但同时我感到很兴奋,也许是好奇,抑止不住的好奇,想去体验一下那种听起来很疯狂的生活,现在想来,或许人的天性里就有堕落的因素吧。

那个时候我才15岁,但已经发育得很好了,加上近1米八的身高,看起来像个20多岁的大小伙子。

我先说说我表哥吧。

说是我表哥,实际上是一个远房亲戚家的孩子,跟我外婆家住得很近,都在乡下,我小时候去外婆家玩时,他带我抓过螃蟹,下过塘抓过泥鳅……这些都是他跟我说的,我印象不深。后来他家迁到了城里,和我家的来往才密切了一点。我家里人不太喜欢我跟他在一起,我妈说,我表哥是个愣头青,哪根筋一不对,连他老子都敢打。叫我少跟他嘀嘀咕咕的,我当时听了不以为意,还怪我妈干扰我的私生活, 现在想想,长辈的话即使听着再刺耳,也是有它的道理的。

我永远也忘不了99年的那个大年初一,在寒冷的冬日里,我表哥的那番话是怎样在我心里激起涟漪,继而幻化成一个一触即发的雷。但我想,即使不是表哥,我也迟早会投身于这种生活,也许这就是我的宿命吧。

表哥私下说要带我去见识一下,我答应了,那个时候长辈们还在吃晚饭,忙着敬酒什么的,见我们俩要出去,我妈问我上哪儿,我撒了个谎,说是跟表哥出去看烟花,可能要晚点回来,我妈虽面有不悦,但碍着他家大人也在便不好发作,于是就勉强同意了。

我生平第一次踏入了传说中的迪吧,有想像中的疯狂和兴奋,但没想像中那么令人愉快,震耳的音乐和拥挤的人群让我头昏脑胀眼花缭乱。表哥说,很快你便会习惯的,而且还会爱上这种地方。

直到今天,我都不愿意相信当时的表哥是有预谋的,他径直拉我去了楼上的包厢,说是给我介绍几个“好朋友”认识,我还为能进入他们的“成人”世界而兴高采烈。

包厢不大,现在来看装修得很粗糙,但在当时我感觉到我进入了一个多么豪华的场所。沙发上坐着两个中年男人, 还有一个年轻的男人在唱着张学友的《一千个伤心的理由》,他看起来跟我表哥差不多年纪,肤色白皙,我对他的鸭舌帽和尖头皮鞋很有印象,因为那时候那样的打扮还不多见;两个中年男人一胖一瘦,看不出具体年纪,保养得很不错,衣着也很讲究,微胖的那个戴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多年以后,当时见面的场景还深刻地保留在我的脑海中。

我跟在表哥的身后进了包厢,三个人的眼睛齐刷刷地盯在了我身上,我被盯得浑身不自在,正尴尬着,那两个男人已经从沙发上站起身,我看不见表哥的表情,但我知道他跟那两个人说了一句什么,之后那戴眼镜的男人以一种笑眯眯而又热情地态度走向我,操着浓重的方言,对我表哥说了几句大致是我一表人才之类的话,眼光却一刻也没离开过我。

他个头不高,却扬着胳膊来拍我的肩,我下意识地躲了一下,表哥在旁说道,小光,没事,这位啊,蔡老板,我们很熟的,今晚就是他请我们来玩的。 说罢又把我拉到一边,神秘地跟我说,这傻*有钱,我正想跟他合作呢!你配合我,有你好处!我知道表哥高中没念完就出来在社会上混,可我不知道他还有这么些有钱的老板朋友,看表哥兴奋的样子,我不理解他所说的合作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他有钱跟我有什么关系,现在想来,我那时候真的是年纪小,太单纯了。

蔡老板叫我坐他旁边,给我点歌,叫我喝酒,我那时侯对人根本没戒心,虽然不是很能喝,但禁不住别人劝,他们几个轮番劝我,我还以为别人很看得起我,就这样一杯又一杯地喝,我也不知道我喝了多少红酒,喝到最后我站都站不起来,完全失去了意识。后来回忆,我怀疑当时酒里被人下了东西,不然我不至于醉得那么厉害,脑袋里完全没有东西,可以说是休克了,只依稀记得起初喝酒的情形,后来做的事说的话完全没有印象,也没吐,衣服是干净的。

一觉醒来还是晚上,我醒来时第一感觉是后面很痛很痛,睁开眼,自己躺在陌生的床上,表哥坐在床头,见我醒来,忙关切地问我感觉怎样,我想不起来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我后面为什么钻心地痛,脑子嗡嗡叫的。

表哥说这是第二天晚上了,说我酒精中毒,昏睡了一天一夜,说已经给我家人打了电话说我跟他去家里玩了,叫我放心,我问起头天晚上发生的事,他说我喝多了,他们把我送到宾馆又打了会牌就散了,我问他为什么没睡,他说他一直在照顾我。我说我后面很痛,问他怎么回事,他说他背我时摔了一跤,可能是摔的。那时候我根本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所谓“鸡奸”这么一回事,呵呵,我居然就相信了他。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他当年卖我卖了多少钱。

后来我回到家,面对父母的追问我搪塞了过去,但痛得我连路都不能正常地走,跟父母说是走路时摔的,他们也没怎么再问了,我隐隐约约觉得摔跤不怎么可能会摔成这样,我就是觉得后面被硬物捅过了,但我想了想,没理由啊,谁会捅我那儿啊。

假如我当时具备一点点那方面的常识,我想我都会杀了那个我叫做“表哥”的人,现在我没这想法了,恨不起来了,命吧。03年这小子混不下去了,还来找过我,叫我给他介绍客人,我给他找了个有性病的。

之后我虽然一如既往地上学,但是成绩一落千丈,我压抑不住想玩乐的心情,那晚的事情虽然不很愉快,但从此让我知道了生活中除了学习,还有一个灯红酒绿的世界。还有那么多刺激的事情。于是我开始逃学去迪吧,开始撒谎,跟老师撒谎逃课,跟父母撒谎要钱,开始和学校周围那些混混们来往,在迪吧里我也认识了很多社会上的人。

揭秘男妓如何为富婆服务全过程

我们来到海南某大厦KTV酒吧,带着“富婆怎么玩鸭子”的疑问走进这家KTV。一起揭秘男妓如何为富婆服务全过程。

在海南某报资深女记者的指引下,我们首先来到海南某大厦KTV酒吧。酒吧门口挂着一块精巧的小木牌,上面赫然写着“成功女士专有的休闲地带,男士谢绝入内”。据送我们去的的士司机说,这里要到晚上才热闹,现在一般都较闲,如果找不到称心的靓仔,他可以帮我们再找一家,或者直接帮我们找一个过来,但要付“介绍费”给他。

我们走到酒吧门口,一位高个小伙子迎了出来,躬身请阿丽进门,却把一双长臂横在我的面前,指了指那个小木牌,很有礼貌地说:“先生,对不起,这里是女士休闲场所,男士不能入内。”阿丽转过头来,一副大姐大派头:“谁说不能进,他是我的马仔!”小伙子飞快折身进去向老板低声说了几句什么,又跑到门口来笑眯眯地对我说:“先生,请进吧!”

这里面没有一个女服务员,清一色的男侍应生。看得出来,他们都是经过了精心挑选的,年龄都在25岁左右,身高175以上。酒吧里面设了大包厢和小包厢,大包厢里面分成了几格,可以容纳多人同时活动。我们走了进去,看见里面已有两对男女,一对旁若无人地相拥着亲吻;一对紧挨着喝红酒,叽叽咕咕地说着情话。男服务生很卑恭地送来了茶水,我们两人尽量装出主仆的样子,你一杯我一杯地喝了起来。一种悦耳的脆响之后,接吻的那一对放下了门帘,紧接着就有不堪入耳的声音传了出来。

按照事先的商量,我打开门招手叫服务生进来,对他说老板要找个靓仔。稍顷,一个二十多岁的高个男孩推门而进,或许是刚“出道”不久,男孩的脸上有几分腼腆,阿丽装作很老道的样子招手叫他进来,我于是“识趣”地退到了隔壁的小间里。

男孩说,这里晚上7时30分开始正式营业,现在他的同行们都在睡觉,有的租房在外面住还没有过来,如果现在带他出去的话,钟点钱可以打折,每个点80元的台费可以只收50元,看来小男孩很想把这单生意做成。眼看到了晚饭时分,阿丽推说吃了晚饭再过来找他,男孩叮嘱她说,一定要在8点钟以前过来,不然,他可能会坐别人的台。

从酒吧出来,阳光暴烈。我却感觉浑身发冷,但我们还没有找到传言中的所谓"富太太俱乐部",毕竟这种中档次的“女人专用酒吧”在海口并不少见。

“男郎”自述:背后有隐秘组织

男侍应生们平时不一定在酒店里呆着,但要绝对听从上线的通知,在指定的时间赶到指定的地点为客人服务,满足客人提出的一切要求……

南的这一行业几乎是半公开的,分低、中、高档。从表面上看根本看不出任何问题,那里的组织管理既松散又严格,每一个人只对自己的上线负责,男侍应生们平时不一定在酒店里呆着,但要绝对听从上线的通知,在指定的时间赶到指定的地点为客人服务,满足客人提出的一切要求。大酒店里管理严格,训练有素,收入也丰厚,但不管是男人入行还是女人入会,都十分严格。

几天后,我们坐在海口中国城一楼的咖啡厅里,豪华之气袭人。一个身为“男郎”的约访人似乎早已习惯了这种氛围。他虽然穿着考究,却一脸倦意,两眼空洞。他姿势优雅地啜吸着咖啡,让人很难将他和那种职业联系起来。

“我以前在深圳做,之所以跑到海南来,是听朋友说海南这里有一个很隐秘的组织,像搞传销上线发展下线一样,绝对保险,我就动心了,谁不想多赚点钱回去呢?后来我才知道我那个朋友是受人之托,暗中在全国各地为这一俱乐部物色‘优秀人才’。也可以说我是被他们作为‘人才’挖过来的。我现在有个女朋友,是小学老师,我想后天就带她回老家去结婚,要是她知道我是做这一行的就惨了,你千万不能暴露我的身份……”

记者问他,经历了那么多女人,你还会对女朋友有真情吗?他苦笑了一下说:“我现在才开始感觉到真正的爱情是多么可贵!但是我又离不开钱,离不开这种灯红酒绿的生活,人啦……”他的一声叹息,包含着几多复杂的内容!

富太太与“男郎”们的角色

“城市富太太”

“俱乐部里都有一些什么样的女人呢?”记者问道。

“反正不是一般的女人吧,多半是自己开了公司、生意做得很大的中年女人;有的是丈夫有了外遇的官太太;当然也有的是被大款包养的二奶;还有的是一些单身女贵族……在我们眼里,是什么人并不重要,关键是要有钱。”他还说,那里面有一个很有名气的当红女歌星,但不常来,一来就成为焦点人物。

做我们这一行的,心里的伤比身体的伤更严重……

“女人怎么才能入会我不知道,但我们入行都是首先被人家看中了,他主动找你的,你自己找上门去是不行的,再好也不收你。进入大酒店还要交押金,我进去时就交了一万元……”他说,进入俱乐部第一关是体检。体检除了医学角度的严格检查之外,更注重的是身体某些特殊器官的功能检查,对于某些部位有严格尺度;第二关是特训,分为几步;第三关是礼仪训练。

礼仪训练是难度较大的一关,因为加入这个俱乐部的基本上是高层次的女人,“男郎”必须懂得一些应酬礼仪、商业常识、吹拉弹唱甚至文理知识;第四关是纪律学习,这里面有许多严密甚至是残酷的纪律,谁要是违犯了那是决不留情的。

做我们这一行的,心里的伤比身体的伤更严重,”他说,“别看我们穿得好像很风光,其实跟一具躯壳差不多,走在街上心里空空的。这里究竟有多少女会员我们也搞不清楚,每次聚会都有四五十个女人,每次来都有很多新面孔。那些女人有的是成熟稳重的,有的却是变态的,几乎以虐待为乐。特别是在这个俱乐部里面,人的神经绷得紧紧的,生怕得罪客人,更担心一不小心犯了规。有些人只好偷偷地出去嫖娼以找回心理平衡。但那是很危险的,被上线发现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因为嫖娼可能染病,一旦染病,不但会被清退,还要受到严厉的惩罚……”

记者问他要是在俱乐部里染上了病怎么办?他说:“得淋病什么的是常事,这种病容易治。最怕的就是艾滋病,那些香港来的女人最喜欢一些稀奇古怪的动作,容易让人得病。我的一个同行最近检查出得了艾滋病,他的上线立马就把他转移走了,去了哪里也没有人知道,而且这事严禁张扬。他这辈子算是玩完了,我一想起来就觉得后怕,决定从此收手……”

从中国城出来,已是午夜12时,海口的夜生活刚刚进入高潮。挺拔的椰树下,南国城市的夜灯在变幻着迷人却让人绚目头晕的色彩。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