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海狱中忆赌球 李少辉:公安部说过正在打黑吗

  • 时间:
  • 浏览:6
  • 来源:济南大学教务管理系统_济南大学网上教管_济南大学教务处慈溪中学
阅读模式

  一个都不会缺席,包括正在高墙中的张海。

  据业内人士透露,深圳俱乐部已在近期进入警方视线,其重点在于—2004年张海带领健力宝队获取当年中超冠军时的反常表现,还包括大搞派系打假球,幕后操纵辽深之战等赛事。

  而更让人感到惊愕的消息却是,为了立功减刑,当前正在广东监狱服刑的“知情者”张海,近日主动向警方供述了诸多赌球、假球黑幕。

  对此,深圳俱乐部董事长万宏伟回应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显得相当谨慎:“俱乐部的负责人张桐坡等人这几天确实北上了,但与接受警方的调查无关。”

  11月21日晚,刚从北京飞回深圳的深圳市足协主席李少辉,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予以婉转否定:“我还没听说已经开始调查深圳队了,这些天我既没上网,也没看报。”他进而表示:“没必要现在还把张海和深圳队扯到一起。”

   真假救世主

  张海入主深圳队之前的人生,丰富、神秘而跌宕。

  1974年出生于河南开封的张海,体格健硕,眼冒精光,酒量奇大。在掌控健力宝之前,他一直依靠特异功能在江湖上游走。自称初中毕业就拥有藏密神功, 19岁在武汉进行气功“汇报表演”时,能当场让瘫痪病人站立行走。

  1997年,张海来到广州遇到“贵人”,以少有的韧劲和好运,由“藏密大师”成为“资本新贵”。2002年张海崛起,掌控健力宝。但几年之后,张海又锒铛入狱。

  应该说,是深圳足球带给了张海人生中最为风光明媚的一段。也正是张海,引领深足创造了前所未有的辉煌,至今无人能出其右。

  深圳俱乐部高管刘孝五评价说:“深圳队如果删掉张海这段历史的话,将黯然失色。”

  习惯开风气之先的深圳,在1994年初由几个老板入股成立股份制足球俱乐部,但由于球队没有造血功能,投入皆付诸东流,负责人走马灯般更换。在短短3年中,从乙级打上甲级,从甲B一年打上甲A,但又从甲A一年打回到甲B,起伏不定,难以为继。

  到1997年,在深圳市政府的撮合下,由中国平安出面收购了这支球队,但5年之后,因为《保险法》不允许国有垄断企业和上市公司涉足其他投资领域,平安退出。

  此刻,身为健力宝总裁的张海,终于出场了。同年12月,张海与中国平安签订了俱乐部整体转让协议,支付6000万元后,将球队更名为深圳健力宝足球俱乐部。业界当时评价,在健力宝主业已严重下滑时,进入耗资巨大的足球运动,实为冒险。

  但在“深圳健力宝足球新闻发布会”上,张海壮怀激烈,宣称要让全世界尝到深圳队的厉害。

  他亲自从英超请回了李玮峰,又从德甲请回了杨晨,很快,旗下汇聚了中国最顶级球员。

  但已陷入资金困顿的健力宝,根本无法给球员发工资,但张海还是进行了高额投入。所谓投入就是拼命给球员打白条,他的口头禅是:健力宝那么大一个企业,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知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披露,张海在2004年最多一次持续拖欠球员8个月工资,遭到中国足协降级警告,到最后,欠薪总额高达3000万元。

  但耐人寻味的是,当时汇聚在深圳队旗下的众多球员,却在张海“望梅止渴”的薪酬许诺之下,一鼓作气,屡战屡胜,于2004年获得中超元年冠军宝座,一举成名。

  有人说,在张海的感召下,当时很多球员完全是凭一股气在踢球,这是张海的过人之处。

  但业界更为广泛的声音却认为,当年深圳队登上冠军宝座,更多仰仗的是张海在幕后运作,尤以利用“张海系”控制比赛为最,在深辽等多场比赛中都有所体现。

  正是在上述操作中,这些吃青春饭的球员也从中捞取了不少好处,这在业内已是公开秘密。

  如果这一切最后被这次扫黑行动调查属实,那么,公众该如何去面对和评价当年张海一手缔造的深圳队冠军呢?

   “张海系”假球

  张海将深圳足球带到了中超元年冠军的顶点,但这个冠军代表的却不仅仅是荣耀。

  很多人感到不爽的是,当年喝着健力宝,看的却是由张海捣鼓的假球。

  “张海做足球很有能力,他最大的问题就是当时搞足球联盟,有点做过头了,”11月21日,深圳球迷联盟主席孙智敏对时代周报记者这样评价张海。

  当时,为了挑战和对抗大连“实德系”,张海曲线收购辽足和上海国际,组建了一个实力更为强大的“张海系”。数家俱乐部完全由张海掌控,“互相打,互相玩”,他可以操控三支和四支球队,让它们拼命阻击另外一支,从而保证其中一支球队得冠。

  深圳俱乐部高管刘孝五坦承:“这在当时就被禁止的,一个股东不能拥有多个俱乐部股份。”

  2004年6月深渝之战中,深圳队第一次遭遇全场球迷高喊“假球”,此场比赛,实力雄厚的健力宝队“形同病猫”。

  一位足球记者分析认为,他绝不同意郑智和陈永强等球员赛后将比赛中的糟糕表现归结为天气因素。主教练朱广沪赛后也表态说,天气因素对所有球队都是一样的。事实上,深圳队上半场被对方压着打,下半场又压着对方来打,恰好说明与天气无关。

  有人士分析,如果深圳队真的要放水,根本就不可能在下半场实施反攻。问题应该出在“赌球”上,当时,欧洲杯已成澳彩头号“业务”,张海在背后操控了这场球。

  据了解,当时澳彩一直在开中超的盘,当天下午深渝之战即被澳彩看好,初盘达到了球半/两球。不过,在周三产生剧烈波动,及至赛前,盘口居然演变成了深圳队让半球。浸淫此道者得出结论,深圳队难赢。

  一位了解张海操作手法的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当天已在澳彩中高额下注并与张海过从甚密的人士,直接打电话给张海,谈好价码后,由张海安排人避开朱广沪等,直接找到球队的几名后卫、门将和前锋,许以重金。 “当时打个欠条,或是交待一句话就可以了,事后他们找大哥拿钱,轻车熟路。”

  如果说,在深渝之战中,张海还有所收敛的话,那么,由“张海系”旗下两支球队演绎的“辽深之战”,就昭然若揭了。

  知情者记忆犹新,当时深圳队是主场,澳彩盘口在赛前第二天上午急剧变化,表明有人向深圳队疯狂下注,而到开打前一小时,盘口已变为深圳队让两球半,这意味着深圳队至少要净胜辽宁队3球。但比赛开始后,深圳队连进两球,最后3∶0结束,让押上盘者全部赢钱。

  赛后得知,深辽两队中有大量内部人士押上盘,自然全胜,其中某位俱乐部高管一夜净赚百万元,但这点彩头还不到幕后老板张海的十分之一。

  而辽深两队在抚顺再战时,却出现戏剧性一幕。

  当辽宁队的外援不小心攻进一球后,场内大乱,如果将1∶0保持到终场,下注者将一赔到底。随后辽宁队丢一球,肇俊哲因此暴怒退场。赛场失控后,深圳队竟再进一球,比分以2∶1结束。“如果张海不在幕后操纵,这两场球不可能有这样的表现”,上述人士评价。

  另据了解,张海因控制球队赌球,多次受到泰国、日本赌家威胁,圈内人尽知。

  张海的朋友Z君,曾劝他远离赌球避祸。当时张海利用“张海系”操纵比赛,并和东南亚赌球势力合作赢钱,由此遭到地下赌博庄家嫉恨,甚至被警告:“小心你的项上人头。”

  祝维沙在《21世纪经济报道》公开信中曾劝诫张海:操纵球市伤天害理,会现世现报。结果,一语成谶。

  “如果张海不是被罢,最后进监,他是不会收手的。”一位知情者说。

   狱中张海开口?

  虽然张海离开深圳足球已5年,但围绕他的是非争议,一直未停止过。

  近日,时代周报记者在追访深足的沉浮时,获知一个令外界惊愕的消息,一位与南粤足坛渊源颇深的人士披露:正在广东监狱中服刑的张海,本月主动以“知情者”身份向广东警方供述了诸多当年赌球和操纵假球的黑幕,其提供的书面材料,已移交到辽宁省公安厅足球扫黑专案组,相关调查工作正在紧锣密鼓中进行。据这位人士揣测,张海此举是想立功减刑。

  众所周知,2005年3月,因职务侵占和挪用资金罪,张海被广东省高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5年。张海在2007年上诉期间,通过主动揭发他的一个朋友张某在佛山杀人的罪行,被广东省高院认定其“在押期间有重大立功表现”,终审对其减刑5年,张海最终获刑10年。

  尝到检举揭发巨大甜头且投机心极强的张海,极有可能利用公安部高举足球打黑大旗的形势,再次以前中国足坛重量级人物的“知情者”身份,站出来披露赌球黑幕,试图将功赎罪。

  时代周报记者就此向深圳市足协主席李少辉求证,李表示并不知情:“张海在监狱里,只有通过他自己和警方才能证实这个消息。”

  而深圳俱乐部高管刘孝五认为:“张海开口的可能性不大,这样对他自己有什么好处呢?”

  另一位了解张海脾性的人士却认为,张海做事老谋深算,喜欢铤而走险:“他已蹲在大牢里了,只要有减刑的机会,绝不会轻易放过。”

  时代周报记者为此致电广东省监狱局和辽宁省公安厅,截至发稿前未得到正式回应。

  此外,现已出街的另一篇报道也似乎佐证了上述说法的真实性。

  本月18日,《新民周刊》刊发系列报道《中国赌球大揭秘》,其中一篇为《张海赌球黑幕:他如何设计比赛,假球最先由教练在做》,该报道称“原深足和辽足的幕后老板张海,在狱中鲜为人知的揭秘,让人触目惊心”。正是张海,通过自述方式揭露了赌球黑幕,将很多手法和情景描绘得栩栩如生、淋漓尽致,只差点出俱乐部、教练和球员的名字。

   深足的“猫命”

  无论张海有着怎样的过去,现在又将如何折腾,坊间仍不乏尊崇和怀念他的人。

  深圳球迷联盟主席孙智敏毫不讳言:“我最怀念张海,他是为深圳足球做过最大贡献的人。”孙智敏看来,张海有一股气势,什么事都敢做,他的魄力和号召力非常人所能及。自张海去后,5年来,深圳队辉煌褪去,狮虎之气不再,成了一只“九条命”的猫。“所以,我们不能简单说,深圳队就是因为张海红了,或者说就是因为张海废了”。

  深圳俱乐部董事长万宏伟认为,在现有足球体制下,就是最开放最富有的深圳也只能这样。

  有人自嘲说,虽然深圳队现在潦倒一些,但却比被张海操控的时候干净多了。而实际上,后张海时代的深圳队,已滑入到另一个更为糟糕的泥沼。

  深圳俱乐部一位高管向时代周报记者披露了诸多鲜为人知的内幕。

  就在2004年张海带领健力宝夺冠之后,健力宝出现巨亏。此刻,台湾统一集团看中这个中国最大饮料商的销售网络,意欲收购。但健力宝是广东三水市的国企,必须曲线收购。受统一委托,北京财富投资集团先出面整体收购健力宝。但在转手卖给台湾的最后关头,统一表示,只要健力宝公司,不要球队。

  如此变故,令北京财富集团非常为难,如果让球队立即解散,其麾下的国脚流失极为可惜。当时,被称为中国足球先生的郑智身价1200万元,如果俱乐部倒闭,所有球员身价按行规将缩水三分之二。由此,北京财富决定,先保留俱乐部,看行情卖球员,这也是一笔合算买卖。

  2005年,在北京财富的游说下,杨赛新接手深圳队,第一步就是自掏3000万元兑现张海打给运动员的白条。并不懂足球经营的杨赛新以为,从此就可以通过俱乐部挣钱了。

  其实,这3000万元只是买到了球队股份,杨还得花大笔钱来养球队,他拿到手的只是一个烫手山芋。

  无奈之下,在2005年,杨又真金白银掏了一大笔钱来支付球队运转。就在这一年,很多球员被以400万元或300万元的价格卖出,杨靠“卖人”维持了盈亏平衡。此举导致深圳队鼎盛时期的大量球员流失,如陆博飞、郑智、李玮峰和李雷雷等,因此,杨成为深圳球迷的公敌。

  在2006年,杨赛新继续“卖”人,但价格远低于2005年,杨赛新不愿再向俱乐部投钱。最后由政府出面找到深圳金威啤酒冠名,支付给球队1200万元,这才让深圳队在苟延残喘中度过了2006年。

  到了2007年,金威啤酒决定退出。此刻,由资深足球经纪人刘孝五拉来广州“上清饮”凉茶冠名赞助两年,2007年1200万元,2008年1300万元,深圳队又得以维持了2年。

  2009年初,被深圳球迷骂得狗血淋头的杨赛新决定全身退出,以1300万元左右的价格将深圳俱乐部转给万宏伟。

  尽管一路磕磕绊绊走过了5年,但令人称奇的是,深圳队每年都是到最后关头保级成功。2009年,在外界普遍认为会降级时,深圳队又奇迹般保级成功。

  “我们都说深圳队是猫命,是一只九条命的猫”,深圳俱乐部高管刘孝五百感交集。

  深圳队的现状,导致它的球迷如同热锅上的蚂蚁,焦虑担忧,不知深圳队明天将走向何处?

  深圳球迷联盟主席孙智敏面对时代周报记者,毫不矫情地说:“如果张海没被抓起来,现在的深圳队肯定比上海申花和山东鲁能还要辉煌,绝不是这副熊样,你信不信?”  

   “公安部有说过正在打黑吗?”

  —专访深圳市足协主席、足球运动管理中心主任李少辉

  近日有关深圳足球俱乐部受查的负面消息不绝于耳。但李少辉仍然气定神闲,按部就班。这位深圳市足协的掌门人并不认可深圳足球的衰落是因为政府支持不够。在他看来,深圳这个移民城市的足球运动,有着它自身的发展规律和特点。

  11月23日,李少辉接受了时代周报记者的采访。

  时代周报:近日上海一份新闻周刊报道了狱中的张海出面披露中国足坛赌球黑幕的事情,这些“揭秘”内容让人触目惊心。还有消息称,张海为获得减刑,正在狱中配合警方的扫黑调查。对此你如何看?

  李少辉:我不了解这个事情,如果真有其事的话,应该由张海个人来回答这样做的理由。这样做是不是就是为了减刑呢?我不好判断,只有张海自己知道。

  时代周报:有业内人士称,深圳俱乐部已在上周受到警方调查,你了解情况吗?

  李少辉:现在我什么情况也不清楚,至少我这里还没有人跟我通报过,但并不表明体育局等其他部门也不了解情况。

  时代周报:这场足坛扫黑行动持续一个多月了,广州先后有多名重量级人士被刑拘,其中包括足协官员杨旭,对深圳有无影响?

  李少辉:对深圳有无影响,我不好说。但我并不认为现在真有个什么“足坛扫黑”风暴,到底是谁这样界定的?外界说由公安部统一部署的,但公安部新闻发言人有说过正在打黑吗?还说是辽宁省公安厅成立专案组具体执行的,有谁见过辽宁省公安厅发布过这个消息呢?我认为,从开始到现在,都是网络和别有用心的人在渲染和鼓动这个事情,我很反感。

  时代周报:深圳市体育局和足协等部门,一直就没有接到过任何有关足球反对赌扫黑的正式文件或指示通知吗?

  李少辉:我根本就没见过这方面的正式通知,说实话,我现在搞不太明白,为什么一个所谓的“足坛打黑”搞得噤若寒蝉一片,这很不正常。重庆打黑这么大的事情,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和市公安局长王立军都公开站出来说话表态了,现在涉及到的不过是一个体育运动,没必要这样。

  时代周报:这次北京中国足协开会,各省足协负责人聚到一起时,有没有聊过扫黑的内容呢?

  李少辉:我们没有交流过,相互也不会打听,中国足协也没给我们任何官方的说法,这次会议的日程很紧,来去匆忙。

猜你喜欢

张海狱中忆赌球 李少辉:公安部说过正在打黑吗

阅读模式一个都不会缺席,包括正在高墙中的张海。据业内人士透露,深圳俱乐部已在近期进入警方视线,其重点在于—2004年张海带领健力宝队获取当年中超冠军时的反常表现,还包括大搞派系

2020-01-22

灵宝残疾人李少辉“修”出致富梦想

阅读模式在线荐稿记者博客联系记者□本报记者刘景华通讯员章江丽李均有2017年12月13日是灵宝市川口乡科里集市日,李少辉早早起来,坐在店铺里吃着简单的早饭,看到有顾客,就赶忙放

2020-01-22

警营“铁拐李”与“不称职”爸爸——记洛阳公安南昌路分局李少辉

阅读模式“爸爸,今天您来接我了,我好开心呀!”这是一个不满3岁的孩子见到警察爸爸来幼儿园接自己回家时说的第一句话。孩子不经意的一句话让这位铮铮铁汉差点泪奔。这感人的一幕发生在日

2020-01-22

首都机场安保公司李少辉:坚守平凡岗位 捍卫空防安全

阅读模式李少辉这个世界上有很多默默付出的平凡人,他们都是朴实的劳动者,这些人虽平凡,却光荣。习近平总书记曾经说过:“伟大出自平凡,英雄来自人民。把每一项平凡的工作做好就是不平凡

2020-01-22